一季度净息差回稳 4银行营收负增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近日,A股25家上市银行一季报披露完毕。随着净息差改善,多家银行营收由负转正。记者统计发现,一季度25家上市银行有4家银行营收负增长,其中五大行有两家总出 负增长,交通银行营收下降幅度最大,同比降10.59%。

  同样受息差影响,2017年上海银行营收331.25亿元,同比降3.72%。其中,净利息收入191.17亿元,同比下降26.47%。其在年报中解释,上3天受同业业务规模收缩、市场利率上升及营改增等因素一并影响;下3天随着规模增长和特征优化,营业收入趋势向好,环比增加23.38亿元至177.31亿元,增幅15.19%。

  中行、交行两家银行营收负增长

  “国有大行居民存款、企业存款等一般性存款较高,低成本的负债占比较高;而股份制银行因历史、区域、基础等导致 ,在过去几年中,主要依靠同业负债支持资产的扩张,但随着监管的加强,同业收缩,股份制银行在吸收存款里面临着较大的压力。”温彬表示。

  无独有偶,2017年及今年一季度四大行非息收入均为负增长。其中,2017年中行非利息收入1448.89亿元,同比下降18.41%。一季度中行非利息收入399.64亿元,同比降21.16%。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31.71%,同比降7.49%。与四大行不同,2017年交行非息收入大增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增10.21%,主所以 银行卡类和管理类业务的贡献。

  一季度,五大行中两家营收负增长,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行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.59%、2.54%。

  近年来,南京银行的营业收入增速浮动较大。该行2014年至2017年年报显示,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52.62%、42.77%、16.100%、-6.68%。

  营收负增长的数量较年初减半

  为什么么会 会 净息差总出 明显的分化?

  在温彬看来,利率市场化会倒逼银行加快经营模式和经营战略转型。“现在所以银行根据自身的战略定位,向客户提供有特色的金融产品。比如银行更多吸收特征性存款,通过产业链、供应链为核心向企业提供服务,为产业链上下游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,使得更多企业扩散成客户群,从而使得特征性存款、一般性存款沉淀到银行来。”(记者 侯润芳 实习生 杨婷)

  受息差收窄和里面收入下降的影响,南京银行净利息收入同比下降5.37%,手续费净收入同比下降19.46%。

  而包括上述4家营收增速为负的银行在内,8家股份制银行净息差、净利息继续延续下跌趋势,跌入近五年谷底。城商行和农商行中,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贵阳银行、杭州银行、常熟农商行、江阴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净息差也总出 下降。

  3家城商行营收由负转正

  股份制银行

  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张家港银行营收由负转正,杭州银行以28.41%的增速领跑。

  其中,浦发银行一季度营业收入396.29亿元,同比下降7.72%;其中,利息净收入同比减少2.40亿元,下降0.91%。非利息净收入同比减少100.76亿元,下降18.73%,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05.100亿元,同比下降13.21%。华夏银行营收159.05亿元,同比下降2.61%。其中,利息净收入同比减少5.82亿元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增加4.38亿元。

  此外,业内表示,国有大行与股份制银行、城商行之间息差分化明显,利率市场化会倒逼银行加快经营模式和经营战略转型。

  此外,张家港农商银行2017年营业收入24.14亿元,同比下滑1.06%。其中,利息净收入同比增7.26%,非息收入中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9.01%。今年一季度,张家港农商行营收6.35亿元,同比增5.20%。

  一季度,股份制银行中浦发和华夏银行营收负增长,分别同比下降7.72%、2.61%。

  息差分化倒逼银行加快转型

  “受监管的影响,不少银行里面业务收入下降。”民生银行首席分析师温彬认为,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,银行开发出适合市场必须的资管产品后,相应的收入会有所增加。

  去年营收下降主要受利息净收入下滑影响,兴业银行、民生银行、光大银行、平安银行的净利息收入分别同比下降21.25%、8.59%、6.64%、3.14%。

  “中小银行此前偏好生息资产端收益较高的资产,一并该类资产也偏高风险。去年因监管等导致 ,负债端的付息率比较高,生息资产没法 高资产投入,导致 或多或少股份制银行息差收窄比较明显。”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。

  国有大行

  城商行

  一季度,8家股份制银行中仍然有两家营收负增长。

  温彬认为,2017年银行营收负增长有两方面导致 ,一是2017年银行资金成本整体上涨较快,但资产端的定价并未同步跟上,两者承压挤压了利息收入;二是监管之下银行理财业务、同业业务收缩,里面业务收入放缓不可能 下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7年,四大行净息差集体回升,四家银行净息差分别为2.22%、2.28%、1.84%和2.21%,分别回升6BP、3BP、1BP、1BP。

  随着息差企稳回升,一季度多家银行营收增速转负为正。为什么么会 会 一季度净息差企稳回升?在温彬看来,一季度净息差的企稳回升与资产定价走高、银行负债成本有所回落有关。从资产定价看,一季度以来,市场利率走高,资产收益率提高;或多或少人面,银行负债成本有所回落,促进银行部门降低资金成本。资产定价走高的另一个 体现是,一季度多家银行上调了房贷利率。

  交通银行研究中心表示,一季度五大行非息收入同比减少13.3%,或多或少非息收入减少28.1%,主要不可能 去年同期五大行在保险、投行收入领域增速较快基数较高所致,而今年资管新规及保险新政的影响,大行非息收入增长所处缺口。另据该研究中心测算,一季度五大行营收同比增长2.7%。其中负债端优势的加固及贷款定价水平的提升带动净息差平均扩大19BP,此外,资产同比增长6.2%,净利息收入增长成为其利润增长的主要贡献者。

  不过,一季度交行手续费收入总出 下降,同比增速下行8.6个百分点至-3.86%,加之净利息收入同比下降2.4%,最终导致 交通银行一季度营业收入490.99亿,同比下降10.59%,交行集团净利息收益率1.40%,同比下降1另一个 BP,环比下降18BP。

  2017年年报涵盖一半营收负增长,兴业银行、民生银行、光大银行、平安银行4家银行2017年营收分别同比下降10.89%、7.01%、2.33%、1.79%。到今年一季度,四家银行的营收增速纷纷转负为正。

  中行实现营业收入12100.15亿元,同比下降2.54%;交通银行一季度营业收入490.99亿,同比下降10.59%

  其中,受息差走阔影响,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一季度营收同比增4.53%、11.9%。

  2017年,12家城商行中,南京银行、上海银行、张家港农商银行营收总出 负增长。不过,一季度3家银行营收均由负转正,12家城商行营收均正增长,其中,杭州银行以28.41%的增速领跑。

  据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测算,2018年一季度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延续温和修复态势,25家A股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.8%,增幅分别较2017年报扩大0.06%。

  “二季度在信贷需求强劲及货币政策基调不变的情况表下,贷款量价齐升的态势延续,将推动行业整体净息差恢复性增长,银行业营业收入端改善态势将进一步加固。”

  与2017年年报相比,营收负增长的银行数量减少了4家,股份制银行中营收负增长银行减少2家,城商行营收由3家负增长删剪转为正增长,五大行中新增交行1家营收负增长。

  具体来看,中行一季度营收下滑幅度较2017年扩大。2017年,中行实现营业收入4832.78亿元,同比下降0.07%,为五大行中唯一一家营业收入为负的银行。营收下滑主要受2016年处理南阳商业银行所得一次性投资收益产生的基数效益影响。今年一季度中行实现营业收入12100.15亿元,同比下降2.54%,主要受非利息收入的下降抛弃。

  【聚焦】